沉青如树

不要安利我不嗑。

闪现感慨,脱粉南薛北张这么久劳纸腐了六年鸟这位姐仍然是我心里最确认的毒瘤,没有之一。


【王者荣耀/隐白】长安一夜

阅读须知:1.很久没玩,没有记忆,时间和背景故事对不上,都是我在扯淡

2.因为我很矫情,所以他们都很矫情

3.烈白有生之年会写

over.

One night in Changan,我留下许多情。

(过激白吹产粮组人物关系三十题——旅途过客)

【王者荣耀/隐白】长安一夜

 

By.沉青如树

 

青莲剑仙回长安了。

这风声比王城密探跑得快,传到明世隐耳里不过小半天功夫。弈星在旁边也不说话,就巴巴地看着他,看了好一阵儿他终于绷不住,“想看就去吧。”话音连同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一起抿进茶水里。

“你这离朱雀门可远,他到了围观的大爷都到家了。我说明世隐,”背后突兀响起一个声音,很是清亮,由远及近的同时带着些调笑意味,“你这么逗弄你徒弟,弈星他知道吗?”

明世隐这时才没再收敛一路蔓延到眼底的笑。

“你不告诉他,他自然就不知道了。”他边说边侧头,果不其然对上一张脸。

是青莲剑仙。没在朱雀门,跑来这小院一隅,冲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姚黄牡丹魏紫王,没想到你这地方不大,牡丹栽得倒齐全。”

“过奖了。”明世隐点点头,附和得四平八稳,“剑仙也是,心眼不大,牡丹品种倒记得……”

“你闭嘴。”李白神色一凛,反手抽出腰间长剑,剑风硬生生压折二人身侧郁郁葱葱的牡丹花丛。

“……齐全。”明世隐仍旧一脸高深莫测,波澜不惊说完被打断的最后二字,才舍得低下眉目去看满地凋零的牡丹花,意味不明地叹气。“可惜了。”他说道,“姚黄魏紫天下难求,我客居长安三年,也只从行商手里收来这么一株姚黄。”

“那你现在一株都没有了。”李白顺着他目光看向一地花瓣,不置可否里带些幸灾乐祸:“都说牡丹方士奇人异术,上算乾坤下通阴阳,怎么就没给自己算算何年何日能求得名花?”

明世隐瞧他表情变化心下暗自好笑,摇摇头就自顾自地转身准备进屋。

“无妨。”他出声同时就迈开了步子,“世间求不得甚多,牡丹尚有四大名品,我何必拘泥一株姚黄。”

“那要是这四大名品你全都没了呢?也不会算吗?”

李白的声音响起来,听着是疑问句,似乎是单纯对这话题感兴趣。

“剑仙说呢。”

明世隐似乎是在苦笑,语气细听还带着无奈。唯独人却像早有所知一样,没回头也没转身,微微往旁一让,恰到好处避开一阵带着凉意的风。

“我说啊……闻说明天师手中卦象通天彻地晓阴阳,不知可算着自己今天这一卦?”
“自是算到。”明世隐只是笑,毫不介意停在颈间的冰凉剑尖。手指微动,法器之上临卦师卦瞬间交错,须臾卸掉身后那人大部分气力,青莲剑当啷落地听凭发落。
“贞观十五年,长安城小院,酉时,我明世隐……”
他一字一顿,回身盯着对面湛绿深碧一双眼,凑到李白耳边:
“命犯青莲。”

 

“你……!”李白瘫坐在地,手腕被明世隐牢牢抓住动弹不得,平日伶牙俐齿也卡了壳,白净面皮羞愤得浮上一层薄红。明世隐仿佛毫无所觉,抓着他手腕的手顺势向下攥住他手指,方士不沾阳春水的细嫩指腹与他常年握剑尤带薄茧的指腹互相摩挲。

“剑仙不好奇,我这卦是怎么算的吗?”明世隐问他,边问边用另一只手指上自己心口。

“我来长安三年,你来造访三次。一次新科状元苏定方从军出征,你在酒楼上看他一眼,提一壶玉楼春浇死我新植的赵粉,大言不惭说是浇花换算卦要我算大军何日凯旋;一次长城守卫军全军覆没,你一人一马追风赶月奔赴长城,三日后却醉倒我后院花丛毁我豆绿鹤白玉楼红,混沌不清也拽着我要我算苏定方是人是鬼身在何处;今日,是第三次,你又折我姚黄,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若你先张口,必问苏定方。”

“……”李白有些艰难地开口,却说不出半个字,直愣愣地看他,屋内不知何时燃了烛火,衬得外面天光愈沉。

“前两次我占八卦,先说成事在人,再说生死由天。都说天机不可泄露,我也随你说我糊弄。”

“唯独这次,我如实相告,并未算你,而是算我自己,也并未用八卦,而是用这颗心。”

明世隐手还指着心口,目光笃笃和他对视,清明眼底一派认真。

“既是命犯青莲,我便认了。”

认了?认什么了?

认当年见他白衣惊鸿洒脱姿容一眼心动,认再相见满园泥泞狼藉不敌目睹他风尘仆仆醉意朦胧更觉心疼,认明知他生性不羁友人如过江之鲫,与苏定方屡次舍生忘死亦只不过知交甚笃也难控制情愫萌生,更认了此时此刻随话音一同落下的印在李白唇上的吻……

是情根深种。

 

第二日弈星一早便来敲他门,明世隐开门就见自家徒弟欲哭无泪的表情。

“您的魏紫。”弈星说着,冲他摊开手,手心赫然几片残叶。“就剩这些了。”

明世隐险些笑出声,好一会儿才维持住面上的冷静,只眼里还不时掠过几分笑意。

“剑仙回长城了。”

他没提弈星手里那魏紫残骸,只向着西北方向,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可花……”弈星反应过来,下意识还在纠结。

“他几时赔过?”明世隐收回视线看着兀自犯愁的弈星,终于笑出声,“花总还会有的。”

更何况……

他垂目,想起天色未亮时被他目送着翻身上马一骑绝尘的人,又低声补了一句。

 “人间既有剑仙这般好颜色,我便无需姚黄魏紫了。”

 

——END

【2019.01.05 2:07 1873字】

会有嘛?没人就删啦


要2019啦, 祝所有人新一年都更好一点呀。


【王者荣耀/烈白】西北望长安

是旧文。

不一定有后续,别太期待。


【王者荣耀/烈白】西北望长安


by.沉青如树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1.

苏烈参军那一年,正是牡丹方士落脚长安,为长城战事推演了三卦的那一年。三战之后长城吹的风都染了血腥气,滚滚黄沙之上断旗白骨无人收。他这新科状元卸了白马银鞍,一身铁甲谒见女帝,再出宫门时已是长城新编守卫军。

出征那日朱雀门前送行的人熙熙攘攘空了半个长安城,车马喧嚣夹杂着苦痛的哀吟,苏烈站在队伍里仰头看高悬的一轮艳阳,眼角是十万将士身上铁衣寒芒蔽日光。

他就这么随着队伍向前走,走出一生扎根的长安城,挥别犹留凛冽剑痕的朱雀门,一步一个脚印踩进大漠染血的黄沙,甚至来不及回头看一眼飞掠到城楼之上的一袭白衣。

2.

长城长安,一字之别,天地之差。

苏烈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说话的人正坐在他身边,酒葫芦一歪大半壶酒都浇给了他宝贝得不行的瓣鳞花。看得苏烈一个激灵,边推醒那人边说着城墙上风大剑仙回营帐歇息吧的时候好悬才收住手劲,没把人直接推下长城。

想长城小队除他苏烈再无第二个长安出身,能说出这话的也就只有不知为何到此的剑仙李白。

李白来得突然,人随着商队进了长城,斗笠一摘苏烈才认出来眼前这人就是当年招摇过长安刻诗朱雀门的青莲剑仙。历来只在街巷酒肆听闻的人此刻活生生站到自己面前,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更是不知如何应对,反倒是李白先笑开,冲着他扬声问道:“新科状元苏定方?”

3.

以上就是剑仙混入长城守卫军的全过程。


——TBC


【牛桃】半生有余

给仙女的生贺文存档。
假的现实,疯狂OOC。

半生有余

By.沉青如树

我陪过他大风大雨 也陪他从开场到结局
见证人间十二月太少奇迹 世情冷暖不值得多说真假情意
更没资格提 我们于彼此 是否相互璀璨 半生有余

——

1.
认识187那年,我十九。满脑子初生牛犊又拽又狂的念头,得了个台上蹦跶宣告老子天下第一能发光的机会,屁颠儿拎着棍子招摇过去。临了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瞥见另一边有个牛仔服,坐在沙发上,两条腿蜷得有点委屈。
说实在也是那天阳光过分心机,在我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面前给他斜斜打出个万般柔和很好接近的轮廓,给以后所有走向都盖了先入为主的钢戳。当时我赶时间再加被柔光迷惑,紧紧背包带子两步上前,还没想好先九十度鞠躬以示礼貌还是先用负四级的口语交流,他就莫名其妙抖了一下,小说里浑身一震的那种幅度,吓得我原地变哑直接一百八十度低头向大地。
“报道?”牛仔服的声音从我头顶传过来,当然也可能不止头顶,冷不丁一百八十度的躬鞠下去我自己都摸不太清楚我的头在个什么位置,
“对,在这儿吗?”我来不及抬头,边努力保持平衡边瓮声瓮气往外蹦字儿。
“不在。”牛仔服听着跟没睡醒似的,“你先直起来,我领你去。”
然后我尽量平稳的直起来,对上他脸一瞬间又差点往后仰过去。
浓眉毛大眼睛,眉峰处向上到眉尾勾出刀锋一样的走势,整张脸气势凌人,棱角分明得比我还像个武林人士。
好看的太绝。
然后牛仔服从沙发上起身,往我前面去了两步示意我跟他走,我精神恍惚跟出去半米才想起来打量他,抬眼只看见个挺直的后背。
我不算矮,十九岁就跨过了一米八的门槛,然而跟在他后面,就只觉得他高。
高得遮天蔽日,能将一切风浪都挡在无声无息。

2.
之后我又和其他人打听牛仔服,从他身高187打听到有些人表面高冷满脸写着莫挨老子,其实私底下也是个梦想去Galaxy许愿的少女心。
“这个有些人,说白了也就他一个。”坐我对面的娃娃脸边啜奶茶边嫌弃糖精兑水甜得齁嗓子,五官都拧巴一起了竟然还没妨碍他灵性吐槽精确打击。
“你没必要现在就把每个人都了解透,大家在一起的日子多了去了,你有的是时间研究你187哥。”娃娃脸啜完奶茶,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哧溜杯底的珍珠,低着脑袋光给我留个发旋,“没啥怕的,再说就算你187哥不靠谱,还有别的哥呢。”
娃娃脸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抬了眼睛目光灼灼看着我,意有所指的十分明显。于是我也回他一个十分心有灵犀的笑:“不叫。”

“不叫我也是你哥!”娃娃脸似乎早就习惯了类似打击,继续低头折磨珍珠。我耷拉着脑袋想187,从头想到脚然后再从脚想到头,都想完了就想回去睡觉。娃娃脸约了人踢球,剩我一个挎包往回磨蹭。越磨蹭越胡思乱想,好容易捱到宿舍楼底下,竟然又看见187。
当时我就懵了,脑子轰一声像炸了三百六十响的大地回春,杵在原地比木头还站如松。我都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我看见187的反应剧烈程度堪比白日撞鬼,就感觉眼珠都在眼眶里动弹不得,只能看着他的方向,然后等他看见我,等他迈开那双长度天怒人怨的腿,等他走过来。
等他走向我,宛如等一场关乎宿命的临幸。

3.
那天的最后我落荒而逃。
不过是见面点头,再加一句时间地点的问候,手心就飞快泛出一层薄汗。明明是还有很多在脑子里千回百转半天想要出口的话题,却偏偏对上那双眼睛,无端横生许多退意。擦肩而过时他补充了句明天见,一整夜我梦里都是他浓眉大眼被上帝格外关照的脸。
没敢寤寐思服,我睁着眼睛辗转反侧到第二天,直到天边泛上鱼肚白,太阳从云端探出个有些黯淡的缝。
我把那道缝想成187锐利的眉峰,把此刻还是云遮雾绕的太阳想成那双眼睛,于是流云舒卷首先成了从他眼前浮掠的风。同舍十八在对铺睡得昏天黑地,我盯了很久,还是没有和他共享我不久前才独自拥有的秘密。
——事关187,我首先想的就是藏起来。
不论是他靠近我时的温度,贴近我耳朵说过的字句,还是会因为这些而发自内心感到雀跃的我的情绪。我都想藏起来,埋进土里,只潜滋暗长自己对他这独一份的欢喜。
想明白后我坦然闭上眼睛迎接梦境,准备与他不期而遇,目光交汇即妥帖嵌入彼此灵魂缝隙,一丝一毫都无多余。

4.
很久后的一些年,我还是会在众目睽睽中不可避免地谈及往事,并在摄像机红灯暗下去后无法克制的思考还有什么事能够再次催生我如当年不可一世的勇气。
也许是爱意,也许是年纪,更甚是二者兼备。骄傲自信都还未成型,就先领略他怎样闪耀,数百近千日夜曾近在眼前的宽阔脊背,岿然如山遮风挡雨怎能不让人养出依赖天性。
那时我叫他哥,将所有似有似无都恰到好处遮掩成一句兄弟情谊。之后同进同出的时间越来越多,从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到住进同一间寝室,越接触我越觉得他好,冷冷淡淡的模样和开怀大笑同等可爱,夜半梦醒隔空描他五官,画出个轮廓就很想吻下去。再有白天镜头夜晚聚光灯来回闪烁,多少次我都错觉自己眼里已经明目张胆有了喜欢二字。
那段时间有空我就愿意一个人出去晃悠,冷风从南山塔吹到海滩,我也沿着这路线思考人生一年年。十九岁正当伤春悲秋的好时候,偏偏娃娃脸天生不会哄人,一句等你到哥这个年纪都会明白怼不住我情怀泛滥时,就建议我出去和187一起吹风。
我着急上火说不出只能很苦大仇深的问他,你觉得187哥怎么样?
……有点儿磨叽。娃娃脸斟酌半天憋出来四个字,表情还挺严肃。
所以你这建议和扼杀我的情怀有什么区别?我比他严肃,语气像在商量铁棍和木棍打头都是疼所以可不可以让我的头自己安安静静的疼,然后昂首阔步迈进秋风,在去海滩的路上被冷风吹得直缩脖子,恍惚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伤感的新青年。
娃娃脸向来耿直得令人发指,他觉得磨叽那就绝不代表还有体贴贴心的引申义,而是纯粹觉得话多。而我却是发自内心喜欢那样的187,眼睛很黑很亮,无可奈何里带一点纵容,剑眉更像软刀子,划过我心头扯开的都是温柔痕迹。
想到这我又由衷开心,转头就和187约了打篮球,中场休息点开手机,就见之前的海滩自拍底下多出娃娃脸的评论。
万分贴心的中文:少女情怀总是诗。
我看眼评论看眼笑得见牙也见眼的187,有那么一瞬间也是想把自己当球塞篮框里。

5.
夜场篮球一次,我相当一段时间没再重温海滩漫步这个爱好。
一半是天气确实冷,不管是我拍我还是谁拍我整张脸估计也就眉毛能看清,我的人生目前思考到第七十二年,暂时没有为了思想牺牲颜值的必要。另一半是我和187进展迅速,已经约好了下一场篮球,实在没空。
篮球场路灯的光昏黄得很有年代久远的意思,我坐在底下看着独自练习投篮的187,有种隔着一个世纪的不真实感。
他天生眉眼偏冷,个子又高,俯视时就永远很睥睨众生,第一印象常常是孤傲淡漠不近人情,仿佛他就应该和他的海拔一样是雪域独狼高岭之花,难得会有人注意他笑起来见牙见眼几分甜,也鲜少有谁说他游戏黑洞时近乎可爱的笨拙,更何况他私底下的碎碎念。
这么个人,像怀冰抱火。我多固执捧了冰,又多幸运焐化后,得以接触那簇火。
“十九,十九?”我回神的时候187两只大手就在我眼前晃了又晃。
“想什么呢?”他问。
想什么?
一瞬间我脑海里划过去很多乱七八糟。有叫他哥的,有结伴打篮球的,有真假各半的情绪,有小心翼翼反复试探他纵容底线的撒娇撒泼,然后都很上道的统一出了一个基本点。
“我喜欢你。”

6.
想什么呢?
我喜欢你。

四个字比历史的车轮还轰轰烈烈碾过我从前现在未来二十多年,我早就记不得当初他什么表情,只记得一股热血将所有似有似无都冲上头顶。
他开口问那一刻,我突然再也不甘心和他做兄弟。

7.
“你认真的?”
不出意料的沉默之后是出乎意料的问句,我分不出希望绝望哪个更偏向,只能先点头。
然后187扑哧一下给我乐懵了,脑子都没过就试图抢救过分简单粗暴的表白:“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真的,我成年了,我分得清什么是崇拜什么是爱,我一直就想和你说,但我舍不得和你这么好的现状,我真的想和你说了好久,又怕说完就连叫哥的机会都没……”
一个“了”没出口就被打断,187还是那么笑着看我,问我:“那你为什么现在要说?”
我太阳穴嗡一声宛如炸雷,窒息的劲还没缓过来就又听他问:“现在这样不好吗?”
好个屁裁判你他妈能别总让选手发言吗?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发炎,艰难组织词汇时终于听见他的声音。
“其实我从你来的时候就注意你了。有点莽撞个小孩,性子直,爱冲动,没吃过什么苦,感性,一腔热血。”
“你第一次来,站在门口,我在沙发那边就能看到你,那天是晴天吧?阳光特别足,全在你身上。”
“我打听过你什么班,几点下课,装过偶遇,掐点打过篮球。但这些都赶不上正式成团那天,我一招手,你抱着球跑过来喊一声哥,那个笑,能抵平我照顾你一辈子。”
“一直这样不好吗?为什么现在才说?”
187笑容没变过,我却越听越哆嗦,果不其然他没了笑,紧接就是一句:“现在说,还合适吗?”
“合适!”我一嗓子出去才发现两个字被我岔了八个音,峰回路转的嘲讽着我可能已经有哭腔了的事实:“都喜欢怎么就能不合适?”
“你再好好想想,为你自己,不为我。”
“你要有光明正大的前途,还要能光明磊落的面对亲友。这些,你觉得我们能面对吗?还觉得我们合适吗?你好好想想千辛万苦闯出的未来和亲友的希望,还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吗?”
我满脑子喜欢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就愣在那对他摇头,他很难得的笑,眼尾也有泛红。
“等你到哥这个年纪,就都明白了。”他看我摇头,说了一句很娃娃脸的话。
我突然就恨透十九岁这个年纪。
成年却摆脱不了未成年的稚气,自以为深刻却还是浅薄,年龄基层十到二天堑一样的距离,正好杵在深渊夹缝里。或许明白些道理,却还是进不到成人的世界里。

我觉得我应该是哭了,不然187不会把手给我。我努力睁大眼睛去看他,那么深邃的一双眼睛,看着冷漠清高内里却温暖炽热,寻常人进他眼里都艰难,我却万幸曾是他眼底飓风的中心。
那双眼睛也看着我,沾些水光,很黑,又很亮。
这一刻,我还是和无数个夜半醒转的梦境之后一样,想亲亲他。

8.
之后我们还是兄弟。
我们在旁人眼里关系那样好,我会说他是我最敬爱的哥哥,他会说我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只是我们再也没有互相提起曾经计划的,关于要去对方家里。

再后来他选择了离开,我很罕见没觉得世界天塌地陷。娃娃脸陪我一路,我和他说没关系,然后把愤怒堆积到万众瞩目,该觉得痛快,可打字时我分明在哭。

再后来娃娃脸和我相继退出,铺天盖地流言如虎,我心如止水一个人靠着飞机舷窗,神思恍惚竟然想问问先我一步的娃娃脸,奶茶和冰美哪个更苦。

9.
再后来,又过很多年,我偶然重回当初的舞台。像被掐住嗓子般突然失声,只剩娃娃脸还在手机那头张罗吃海底捞。
好一会儿我才找回来自己的声音。
“哥。”我打断娃娃脸的单口相声,“你是不是问过我,那之前在想什么?”
一瞬间脑海闪回太多画面,从心照不宣的对视,到集体鞠躬,十指相扣时代替我和他贴吻过的手指手背,最后都不过那一年,我左手挎包右手棍子招摇进门,他说帮我带路,站起身时遮天蔽日,也就当真挡过我许多风雨。
那是我第一次见187。刀锋一样雪亮划过视线,而那时我看着他,想到的是……
——“我想和他,共度余生。”

——
【2018.10.13 3:00】 4307字

【李杜李】走月

提前的19年试阅。

中秋快乐。

是彩虹屁。

走月

 

By.沉青如树

 

负箧曳屣我不愿,极目也并非没远望过名山大川,而今尚未圆满只剩醉卧青云端,借月光当杯盏,饮清风流云,天与地间,两步走成一个月圆。

 

>> 

 

有谁的梦是走上月亮?

这年杜甫三十二,眼看着白马银鞍的李大侠伴着酒气和他絮絮近似痴人说梦的宏愿,一个比一个轻狂,分明是醉到酣畅才支离出肺腑的梦话,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比寻常人多一份不容置喙的模样。

“子美可信我?”

一张方桌酒两盏,李大侠坐在那头停了话头看他,眉目里斜飞着意气风发,宛如少年时吞过一轮野月,自此天地造化雕琢玲珑才气兼不羁骨骼。

不然凡间哪来这等人物,伤心事不平志未曾损半分气魄,餐风露宿孤旅跋涉也仿佛可随手点起一把燎原火。

比少年更饱览山河,比中年更多赤诚与孤勇。就这样棱角分明恣意锋利的一个李大侠,当着他杜子美的面问他信不信他,望着他的眼里还藏着两颗被酒浸润的星辰。

“一万年后,我是传说。”

他就这么跟杜甫说,酒杯里摇晃着小小一轮月亮。

 

>> 

杜甫又如何不信他?

只可惜还没等他把那相信的头点下来,世界就骤然一暗,再睁眼依旧自家后院,月白风清对应桌上孤零零一杯,没人醉着唱白马银鞍,也没人发走上月亮的宏愿。

只有他起身,摇晃酒杯里小小一轮月亮,吞下一句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那之后他又睡去,梦里白衣侠客牵白马,一路流星飒踏,然后停在灞桥边,翻身下马时向他的方向抬眼一笑,眉目里万顷山水明净利落。

他向他走来,整个世界地动山摇,江河湖泊纷纷决堤,日月星辰向他旋转。

他一直在流浪,从他眼前,到他心上。

 

然后他就围着他,从生到死刚好人生两步,在心上走出李大侠这么一轮皎白月亮。

——

恭喜薛老师。

占tag歉,能力有限,为保质量,年更选手,谨慎关注。

一个文包

跑路啦脱饭啦,宝贝们不用等啦。

做了一个文包,链接见评论。

完结的文都放在了里面,包括坑掉的天中梦,所有文公开授权想要续写的妹子就随意吧,以后再写也不会是他们啦。

感谢两年来的陪伴,江湖那么大,就有缘再见吧。